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美食小说 >> 朱雀记 >> 第192章 梵城  无题

第192章 梵城  无题

一个白胡子的仙人,从万千彩云最深处,轻轻挥开云朵,缓缓飘到了小湖的正上方,他整整衣襟,清清喉咙,正声对着湖边的易天行揖了一揖,道:“天旨到,下界妖仙易天行,接旨。”

易天行傻不愣登地站在湖边,湖风拂面,让他略清醒了一些,但仍然不知道自己此时应该怎么做才合规矩,所以下意识里拱了拱手。

见他不跪,那位白胡子仙人脸上露出很奇怪的神情,似乎有些惊讶,似乎又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

“下界妖仙易天行,不经南天门入籍,擅闯天界,胆大妄为,杀害崔英帝君于前,暗戮七位仙将于后,更于三时之前,毁天界摘仙楼,冒犯五公主,罪不可赦!敕令即时自缚上天庭请罪。”

请罪?自缚?靠!把玉帝的五姑娘干了,还能请什么罪?就算不杀自己,估计也要找个孤独的地方幽禁一辈子。

易天行在心里愤愤想着,眼中余光却瞧着那白胡子仙人从天上慢慢地飘了下来,他的眼角一抖,立马想出了个主意。

似乎知道他在想些什么,白胡子仙人愁眉苦脸地飘到湖水之上,对着他摆了摆手:“别想着拉我当人质。”

说完这句话,他抛了一根黄色的绳子到易天行脚下,这绳子里夹织着金丝,绳上有股清冽的仙器,看模样也是个法宝。

易天行一窒,朝空打了个哈哈:“老仙官未免也太小瞧了我。”

白胡子仙人眉头都皱到了一起:“反正我离你离的近,你要拿我当人质,我也打不过你。”

这话中另有深意,易天行一愣,心想难道是大靠山让这位送上门来当人质?

白胡子仙人下一句话,打息了易天行最美妙的幻想,他苦着脸道:“抓我当人质也没用……要知道今天前来宣旨,众人知晓了你的出处,凌霄宝殿里那些仙君两边都得罪不起,所以早早就躲了开去。玉帝把我从洞府里抓了出来,就是想着,如果你拿我当人质,也没用处。”

“为什么?”易天行无由火起,哪有像这老头儿一样自怜自艾的候选人质。

白胡子仙人颇有深意地看了他一眼,叹道:“因为我与你师傅有旧,你就算把我杀了,玉帝也不会觉得可惜。”

易天行一拍脑门,知道这老家伙是谁了,哈哈大笑道:“太白星君,混了这么多年,你还是没混出个名堂来啊。”

“是啊是啊。”太白星君还以苦笑:“易小友,我劝你还是乖乖就擒吧,上得凌霄宝殿,你师傅还有些故旧在那处,为你求求情,玉帝又惧你师傅,应该不会太难为你。”

“扯蛋!”易天行骂道:“休想唬弄我,我师傅那些故旧都是些狗肉朋友,也没见着几个真心的,不然怎么我被十万天兵天将围着,也不见那些星宿来帮把手?”

“你得罪了玉帝,谁敢来帮你?”

“既然如此,我自缚上凌霄宝殿,难道他们就会帮我?”易天行冷笑道,右手缓缓摸上插在身旁的金棍。

太白星君被他这个动作唬了一大跳,连连拱手:“易小友,此间十万天兵天将,纵使是令师只怕也会好生头痛,还是算了吧。”

易天行微微侧头,看着太白星君颌下轻轻飘拂的白胡子,不知怎的就想到省城归元寺里斌苦那个老秃驴来,一想到斌苦,无来由地精神一振,不知从何处来的信心迅即充满了他的胸臆。

老子也是有靠山的,老子要是不行了,靠山自然会出手。

……

……

见他如此,太白星君自然知道一场大战再所难免,将手一招,将地上的捆仙索收回袖中,苦笑着摇了摇头,轻挥仙袂,驾着云朵缓缓飞回了满天的五彩云中。

易天行微微低头,耳尖微抖,听着高天之上骤然再次响起的战鼓声,体内战意大作!

——————————————————

易天行拄棍而立,仰首看着满天的金甲兵士,脸上没有一丝表情,难为他此时在如此军威之下,还能稳稳地站着。

如果是两军对战,易天行或许会勇往直前,或许会安坐大帐,运筹帷幄。

但眼下的局势是数万名天兵天将,在围剿自己一个人,虽然实力看着挺悬殊,但对方大队人马也确实不好施展,古今中外无数战例里,顶多有那么两三个,是用人民战争的海洋去淹没逆天的强者。

而在那两三个仅有的战例中,逆天强者总是能借着繁复的局面,借机遁走。

易天行自问没逆天那劲儿,但却有趁乱逃脱的信心。

咚咚战鼓闷响自天空中的四面八方响起,声波往遥远的大地上传来,湖水开始不安。紧接着便是,如断金裂玉般的悬金之声,再接着,便是天空中十万天兵天将的齐声一喝。

天兵天将众喝一声,有如在空中响了一声炸雷!

炸雷袅袅然在天界广旷无垠的空间里散荡开去,渐至不可闻,然后便是一阵极密集的嗡嗡声响起。

易天行定睛一看,只见自己头顶的天空中,四面八方,有无数的阴影正向自己扎了过来!

只等这些细丝一般的阴影画破了数十公里的长空,他才看明白,原来全部是耀着寒光的箭矢!

直到此时,天兵天将们开弓时的一震之声,才随着箭势传了过来,嗡的一声!

箭杆是黑色的,箭头却是淡淡金属光泽,看着极为锋利,数千利箭齐齐扎向湖畔的易天行,有如天上忽降大雨,让人避无可避。

易天行看着愈来愈近的箭矢,眉头微皱,脑子里闪过无数念头,最终仍然是轻挽右手,只见得他右手爆出一团金芒,正是金棍被他舞着高速旋转,恰恰护住了他的全身。

“钉钉钉钉!……”无数的清脆响声,从他的身周传出,声波太过密集,震的湖上的空气都有些震荡。

……

……

一袭箭雨毕,有些扎到了湖畔的青石中,有的扎进了湖水里,直没湖底,悄无声音,而湖边的青树更是惨被这阵箭雨射成了粉末一般的木渣,惨惨然铺在了地上,黄黄的一滩,中间插着无数枝箭矢,就像是某种变态的植物,看着异常恐怖。

金芒一收,易天行冷然而立,毫发无伤——没有一枝箭能够穿过金棍的防御,全部被激飞开去,落在他的身周,

但这些天兵天将的腕力果然不是一般人类所能比较,每一箭便似有龙象之力,纵使易天行蛮力惊人,也不由微微皱眉,轻轻扼腕,似乎手腕被震伤了。

五彩云端,明黄色的战旗又是一变,旗指东南。

受战旗调令,站在东南方向彩云上的天兵天将又是一阵密集的箭雨射了过来。

易天行安然站在湖畔,直待箭雨像乌云一样遮盖了湖面的上空,才微微一笑,捏了个道诀,忽然消失在了湖畔!

他选择的时机十分巧妙,先是硬撑一袭箭雨,让对方认为箭矢有效,紧接着趁第二波箭雨遮住了湖畔景象,挡住了那些仙力高强将领的目光,才借机遁入了湖水之中。

双脚天火狂喷,就像是马力强劲的推动器,推着易天行的身体就像是一道肉箭般,猛然向湖底深处扎去,泛起一道笔直的气泡。

不过片刻,便触到了湖底的泥土。他闷哼一声,金棍于前开路,蛮不讲理地一通乱砸,硬生生将湖底砸出一个大洞来,毫不犹豫,便往洞里钻去!

金棍不停地挖着,砸着,而他也顺着金棍砸出来的洞穴往里钻着,就像是一个恐怖的打隧道机器。

不过片刻,静湖之中水波大动,泥石俱上,清水渐浑,遮住了高天之上仙将众的目光。

只留下无数箭矢生生地插在湖畔,这湖畔就像忽然间长出了无数的金属胡子,看着又是滑稽,又是令人心寒。

————————————————————————

大地上,易天行的踪迹消失了,但五彩云头的天兵天将们却是面不改色,似乎早有预料。

那个额上有个肉瘤的强悍仙将满脸凶劲,长长的头发看着十分凶恶,一双奇形怪状的肉翅在他的身后不停扑扇着——长成这副丑模样的,除了雷震子也没旁的人了。

雷震子遥遥对着那边厢的李靖父子行礼道:“元帅,请。”

李靖眉若春山,微须脱尘,庄严无俦,听着雷震子这句话,却没有什么表情,右手托着的那方玉石小塔隐隐发光。

出手的却不是他,而是他身旁那清美不似须眉的三坛海会大神。

哪咤看了一眼雷震子,眼神却很复杂,自身后家将怀中取出一个木匣,一掀木匣,只见一阵风动,匣中气息大动,紧接着一个黄浑浑的物事,如同朝日初升般,猛然从匣中蹦了出来,跃到了半空之中,大放光芒!

这物事光芒太盛,虽然不是直射,仍然逼得四方云中的天兵天将们都纷纷侧目。

过了少许,这物事在空中急速旋转着,身周的光芒也弱了下来,直到最终定住身形,才能看清楚,原来是一面看着极为普通的黄铜镜。

黄铜镜面粗糙,对镜梳妆怕是不行,然而在敛去光芒后,镜面却是突然射出一道光柱!

光柱猛地照在了地面之上,先是直射入湖水之中,被泥水搅浑的湖水竟也挡不住光柱的入透,将湖中景致看的清清楚楚!

紧接着,这面黄镜无翅而飞,在天界的空中呜咽作响,直往东面飞去,而那道光柱也是沿着小湖往东面照去,不过刹那间,便在大地上映出一副图画来。

与此同时,黄铜镜上也现出一副图画,正是地底不知多少米深处,易天行正仗着金光于前,奋勇辟土而行!

不知这镜子是何宝物,竟能将深深地底之下的景象,清清楚楚地显现出来。

雷震子面色一喜,哇哇一叫,领着数万天兵,便往易天行遁行之处拦去。

而李靖父子却是对视一眼,唇角同时闪出微微苦笑。

“有这照妖镜,大圣这徒儿只怕是逃不脱了。”

哪咤一声叹息,清俊柔媚的脸上闪过一丝无奈,与父亲领着另一拔天兵遁镜而去,仍然与雷震子保持着一个圆型阵,牢牢地将正在地底速行的易天行包围在阵中。

而易天行只知奋勇前行,拼命逃跑,全然不知自己的一举一动,都被天界至宝——照妖镜收入镜中!

也不怪他,射阳山人没写过,老猴也没提醒过,谁会知道照妖镜还有雷达这个附带功能。

————————————————————

一声轰鸣,金棍猛然砸碎一块拦路巨石,一道轻烟自地下破土而出,直直穿向天空。

烟头止处,易天行一口呸出中里泥土,暗自得意,心想自己想到土行孙这招,天兵天将只能在空中守着,谁还能守着地下?

忽然感觉不对劲,正欲放出神识去探,却愕然发现,并不需要,仅凭肉眼便能清清楚楚地看到,自己身在半空之中,身周依然是那些金甲闪闪的天兵天将,五彩云朵缭绕四周,似乎从未变化过。

似乎自己在地下遁了这久,竟是又回到了湖畔?

易天行微眯着眼,手中紧握着金棍,四处打量着,怎么也想不到对方是怎么跟了上来。

见他惶惑,围住他的十万天兵天将中,已有那几个不识他家门渊源的无知之辈嘲笑连连。

……

……

易天行大怒,喝道:“谁在发笑?”

西南方一名黑脸仙将冷冷道:“无知罪仙,还不快快束手就擒,便是某家笑话你这浑人,又待如何?”

雷震子轻轻扇着肉翅,寒声道:“易天行,今日你插翅也难逃,还是降了吧,何必再动干戈?”

易天行却是理也不理他,冷冷盯着先前说话那名仙将:“你是笑我逃,还是笑我逃的姿式难看?”

那黑脸仙将一愣,骂咧咧道:“无知小儿,某家笑你无能!”

雷震子面色一变,知道这姓易的乃是姓孙的徒儿,如果性情也相似,那就恼火了,遥遥对着易天行唤道:“易天行,何必再作口舌之争,快快降了。”

易天行忽然笑了笑,朝雷震子作了个鬼脸:“你这丑雷公,说到骂人你肯定不是我对手,但你应是有眼力之人,当知道,劝降这等伎俩用在我这门派上,却是毫无效果。”

雷震子微眯着眼,额上的肉瘤显得十分狞恶:“大圣当年……”他忽然住口不语,转而道:“你一个小小晚辈,难道还能玩出什么花样?”

易天行飘浮在空中,手指轻轻摩娑着金棍,侧着头,想了想,抬起头来很认真地说道:“我师傅当年在三星洞里学艺十年,便能横扫你们。我如今在省城学艺五年,也想试下能不能半扫。”

他忽然深深吸了一口气,鼻孔微张,双眼紧闭,十分享受。这动作,在十万天兵天将环峙之中,显得十分无礼霸气。

“闪开!”哪咤灵目一闪,朝着西南方数十公里外的那位黑脸仙将怒喝道。

但已经迟了!

……

……

一道金芒闪过!

易天行手里的金棍暴涨,棍尖迅即化作金刺,一往无前地狠狠扎向那名黑脸仙将的身体!

隔着很遥远的距离,金棍尖仍然在一息之间,到了仙将的身前。

黑脸仙将狂嚎一声,手中仙剑直直劈下!——却只来得及斩到金棍身上,发出了当的一声脆响,仙剑便碎成碎片。

噗的一声,金棍狠狠刺进了黑面仙将的身体,溅起一串血花!

一直盯着易天行的雷震子厉啸一声,手中金锤脱手而出,直追易天行面门,这仙家兵器果然厉害,隔着老远,便能感觉其间杀气。

而易天行的身形却在这一刻淡了,迅速消失在空气之中。

瞬移!

下一刻,他已经出现在了黑面仙将的身前,满脸阴沉地当头一掌砸下!

掌砸颅顶,天火苗被强大的掌势压的如火剑四射!

没有任何反应,黑面仙将带着一脸恐惧和瞳中的惊愕,全身被天火掌击的粉碎,无数碎肉带着焦糊味四处散开!

—————————————————————

空中一片死一般的寂静,十万天兵天将噤若寒蝉,谁也料不到在这样悲惨的境地下,易天行仍然有勇气抢先出手,而且生生斩杀了一名仙将!只是因为这个仙将在口头上污辱了他一句!

易天行不是单纯的发泄,他这雷霆一击是为了立威。但这一棍一掌一移,耗去了他太多的真元和精神,脸色惨白,毫无生气。

他扭转着苍白的脸颊,在空中万千人中,找到哪咤的位置,心中略有些意外。

想不到最能捕捉自己心意的,竟然是这位已经在神话里奠定了自己地位的漂亮公子哥。

喜欢朱雀记请大家收藏:(www.meishi2008.com)朱雀记美食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朱雀记最新章节 - 朱雀记全文阅读 - 朱雀记txt下载 - 猫腻的全部小说 - 朱雀记 美食小说

猜你喜欢: 苍茫之战最强的系统不可名状的赛博朋克星河大帝霸天战皇纵天神帝九龙至尊武魂神荒纪超级修炼系统永恒圣帝极道骑士十方神王独尊星河异世医仙万道剑尊九域剑帝异界骷髅兵剑噬天下绝代名师丹师剑宗择天记武动仙惊灭世武修九转神魔万界强者路
完本推荐: 豪门暖婚蜜爱全文阅读快穿炮灰女配全文阅读祝融,你也重生了全文阅读穿越到七零年代末全文阅读位面之纨绔生涯全文阅读冬雪如锦全文阅读绝代神主全文阅读纯情丫头火辣辣全文阅读重生娘子在种田全文阅读闪婚厚爱:墨少宠妻成瘾全文阅读女配又娇又软[穿书]全文阅读穿越田园之农女三夫全文阅读种田宠妻:彪悍俏媳山里汉全文阅读绝世药皇全文阅读非正式好莱坞生活全文阅读重生美国做灵媒全文阅读军户小娘子全文阅读重生之香途全文阅读神奇铁匠铺全文阅读时崎狂三的位面之旅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绿茵天骄盖世仙尊最强医圣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美漫之道门修士民国谍影造化之王变身荒野女主播我的绝美老婆特种兵王在山村我和二哈共系统逆剑狂神黎明之剑超凡黎明牧神记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天命相师重生野性时代这个地球有点凶道门法则我的冰山总裁未婚妻捡漏逆天九小姐:帝尊,别跑!都市剑说逍遥侯重生九零神医福妻重生无冕之王豪门崛起:重生校园商女女神的贴身高手

朱雀记最新章节手机版 - 朱雀记全文阅读手机版 - 朱雀记txt下载手机版 - 猫腻的全部小说 - 朱雀记 美食小说移动版 - 美食小说手机站